第227章时儿你什么时候开始赌博了
书名:夏医生,好久不见 作者:小小喵星 本章字数:232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27:49

庄昕:“……”

这时候夏时来到木小唯面前,垂眸不咸不淡的问:“我能打一盘吗?”

听到夏时的声音,庄昕下意识的抬眸看他。

给庄昕赶紧使了一个眼神,同时又给夏时让座,觉得既意外又局促,紧张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夏时慢条斯理的坐下来,把刚刚发错了的牌又重新洗了一下。

这时候黄哲刚从操场回到大本营。

见时儿和他们班状元坐在一起竟然在斗地主,也是觉得稀奇。

黄哲推挤着另外一个兄弟的座位,屁股占了一半座,瞧着夏时发牌的动作,稀罕道:“时儿你什么时候开始赌博了?”

“你不是一向最讨厌斗地主的吗?”

夏时发牌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,随后他又很快恢复如常,不紧不慢的说:“有你什么事?”

黄哲觉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于状元身上也。

他撇了撇嘴,闷声道:“瞧你把状元宝贝的,状元说不定比你还厉害!”

夏时眉色一冷,嘴角微扯:“你说什么?”

黄哲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,“没什么没什么!”

他马上陪着笑脸说:“时儿你快点发牌,我们就在旁边看着!”

夏时:“……”

没多久,叶玺然没摸到什么好牌,也就没要地主。

按照顺时针方向,轮到庄昕叫庄。

手指捏着那副扑克牌,眉心微拧,露出犹豫之色。

只是纠结了三秒,在权衡一下利弊后,庄昕果断叫了地主。

地主拍68在加一张老K,运气不算特别好,但也不算特别差,除了要到的6和老K有点多余外,至少8帮庄昕连了一副顺子。

庄昕面无表情的把三张地主牌安插在牌中的各个地方。

轮到庄昕先出。

依照她的习惯,庄昕出了一张最小的四,夏时和叶玺然轮流出。

刚开始三人都比较和和气气的接下去,等到了后面。

当叶玺然出了一对5678910JQK的顺子后,手里就只剩一对牌了。

庄昕犹豫了那么几秒,纤莹玉润的手指捏着四张牌扔下,用一副炸弹堵了他。

叶玺然眼看着就要赢,没想到庄昕手里还有炸弹。

这也是没有想到的。

叶玺然目光看向夏时,眼神似在求助,带着一点询问的意思,想知道他手里有没有压轴牌。

夏时手里的牌最多,他漫不经心的盯着那副炸弹,翘着二郎腿,神色吊儿郎当的,嘴角一勾,玩味的把视线转移到了庄昕的脸上。

庄昕不为所动,唇线抿直,,神情是说不出的认真。

好好的一盘斗地主,硬是让她当成考试一样来对待。

一丝不挂,严肃的不得了。

夏时迟没出声,没说要也没说不要,只是懒散的坐在那看着庄昕。

黄哲站在夏时后面,感觉心都提在嗓子眼儿了。

恨不得自己替夏时打完这一把。

尽管黄哲暗地里给夏时使了百八十个眼色,这时候的夏时像是在选择性的眼瞎,看都没看一眼。

最后还是陈麦看不下去了,从信纸上扯下一张揉成一团,用力朝黄哲扔了过去。

吓的黄哲反射性侧身一躲,探头探脑的躲在夏时背后不敢出来,又要忍不住说上那么一两句:“老陈,你干嘛!”

“你站在那里,一个劲的朝夏时挤眉弄眼干什么,别告诉我你眼睛抽筋了!”陈麦皮笑肉不笑道,黄哲只是觉得那个假笑出现在老陈这张脸上。

有点子瘆人!

该怎么跟老陈解释呢,时儿手里可是有一副王炸,别看目前时儿手里的牌数最多,出了王炸之后,他就剩飞机带翅膀直接赢掉庄昕。

他扭扭捏捏的在夏时背后,这时候解释又好像不太合适,像一条水蛇似的在那里搔首弄姿。

硬是一个字也没给憋出来。

陈麦干脆白了他一眼,跟身边的同学说:“看,黄哲又在那里搔首弄姿,就差没插上孔雀的羽毛来个孔雀开屏!”

黄哲两眼震惊的看着陈麦:“……”

有吗,他哪里搔首弄姿了,他只不过是因为位置太窄了,腰肢扭动了那么几下,想换个舒适的姿势站着。

结果几个动作下来,他发现双手插着腰,最舒服了。

其他人皆是用一种一言难尽,凉凉的眼神看着黄哲。

黄哲被他们幽幽的眼神盯的心里直发毛。

庄昕有些紧张的看着夏时,她会记牌,从一开始到现在,小王大王都没有出现。

她出了手里的压轴牌,看叶玺然出不了,就知道要不就是叶玺然和夏时手里各有一张王牌,要不就是夏时手里有一副王炸。

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庄昕今天赢的几率都不是特别大。

因为她手里目前还有一个十,一个A,再加一对二。

庄昕可以肯定的是叶玺然手里最起码还有一张二,另外一张,不是王就是和二一样。

夏时又和叶玺然是一起的,只有帮叶玺然赢了,那他也算赢。

所以,如果夏时手里有王炸,自己在随便出一张牌,夏时后面就轮到叶玺然,庄昕都不用出牌,她就已经要不起了。

这把牌手气确实不怎么好,可以说是打的非常不顺手。

能打到这份上,可以说是尽她最大的努力了。

相比较与庄昕的忧心忡忡,叶玺然这边倒表现的胜券在握。

他现在手里只剩下一对二了,赢的几率还是很大的。

主要就看夏时手里有没有更大的底牌了。

叶玺然那渴求的眼神,几乎要钉在夏时脸上。

然而夏时神色自若,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情况,手指捏着那手里那几张牌,要出不出的样子。

看的叶玺然心都快要提在了嗓子眼。

就在叶玺然忍不住要凑过头去看夏爷手里到底有什么的时候,夏时这才咸咸的发了声。

“不要!”一边把牌给扣在了桌面。

听到这,庄昕也是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,有夏时的这一次放水,庄昕下一步就好走好多。

她保底性的出了一个十。

夏时:“一个Q!”

叶玺然有一秒的犹豫,到底要不要把这一对二给拆了。

想了想,最后还是咬牙:“一个二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