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秋水送千波 冰寒惹花落
书名:金明闯 作者:你的百晓生 本章字数:30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9:52:49

苏如烟被甩出去这一下,引得台下众多男子心疼,更有甚者,责怪英东不懂怜香惜玉。他们哪里知道,这位苏“天仙”的“踏花十八尘步”巧妙至极,要是一个不留神,必然中招倒地。苏如烟心中已知,英东并无全力迎战,可是她生性倔强,无论从相貌、地位、功夫,从没有服过旁人,悄然从地上站起,道了句:“英东少侠,莫不是见如烟是女流之辈,不肯使出全力?”

英东见心思被人戳破,憨态可掬的傻笑了几下,百转花仙看透了他的表情,心中就有些恼怒,便从身上又拿出了一条白绫,说了句:“苏如烟再向少侠讨教。”

众所周知,白色绫布是自缢而用,可苏寨主的这条,却是特殊巧匠缝制而成。不仅扯不断、剪不开,上面还镶嵌了十二枚银色暗钉,一旦同时打出,几乎无人能躲。此武器使用起来,如同清水波纹一般,所以特命名为“秋水千波。”

苏寨主手上一抖,绫布就巧妙打出,因她常年练习,早已是收放自如,打出的每一招,统统朝向英东脸部。费英东看的十分明白,白绫上的暗钉锋利无比,若是碰到肌肤,一定皮开肉绽,心中不敢大意,快速策动身法躲避。苏如烟的力道,自怀内向外发出,手中的绫布,便是指哪打哪,若不是英东已打通“十二经脉,”,换做一般高手,却难逃脱。二十几个照面,苏如烟的攻势不减,可英东却越发自如,原来这《风后八阵》的一路功法,就是快速领略他人招式,若是对方内力高于自己,则可凭借破解招式取胜,若是对方招式精妙,则能迅速领略,以便躲避,进而找出破解之法。这便是,武侯门武功宗旨中的“行”字诀。

苏如烟此刻很是发怵,以往碰到对手,最多可躲得了她三十多招,往往这时,敌人已经身露败象。他若再发出“秋水千波”上的十二枚暗钉,便可一下制敌。可眼前的小侠客,身法没有丝毫露怯,更不要提露出破绽了。苏如烟如此平静之人,也有些焦躁不安,一时性急,胡乱打出了十二枚暗钉。

费英早就料到此招,可真到了暗钉打来,却没想到九枚暗器这般厉害,皆是奔着身上要害:天突、璇肌、紫宫、玉堂、膻中、中庭、鸠尾、巨阙、中腕九处。此九处穴位,均在任脉之上,凡要有一处中钉,武功再高,也必气败力竭。英东无奈,使出风后八阵神功中的“准字诀”,双手各打出四道真气,去阻这九枚银钉。英东的出手速度,快至神速,也只是打落八枚,漏网那一颗,脑中虽知,可已力不从心,只得眼见它飞入自己的中庭穴。

台下的莫形孤和周继祖,吓得跳起座椅。同时大喊道:“不好!”

英东登时感到肋中刺痛,堵闷难当。于是半弯着腰,静止在了擂台之上。苏如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用衣袖沾了沾双鬓的香汗,原地等着英东认输。

“完了,费掌门中庭穴,中了那女寨主的暗器,这下必败无疑了。”

形孤也是摇头叹气,为弟弟感到丧气。

英东也和大家一样,认为自己回天乏术,可中钉之处,忽有一股寒气凝聚,他先是觉得腹上发冷,而后那阵堵闷,竟慢慢消失不见了。

袁寨主离得最近,觉得英东已经落败,就想宣布此场结果,却看见费英东,一下挺直了身躯,笑盈盈的道了句:“姑娘暗器,果然厉害无比!”他似乎一点没伤,全场观众,尽皆哗然。

“怎么可能?中庭是任脉大穴,他怎么可能毫发无伤?”周继祖既困惑,又惊讶。

英东丹田一用力,将那颗暗钉激出了身体,脆生生的落在了地,可奇怪的是,这暗钉之上,居然结霜一般,有一层薄冰覆盖。

英东用脚拈起钉子,进而轻巧一抖,钉子就落入了他的掌中,他说了句:“还给你!”暗器就冲苏如烟飞来,百转花仙打出白绫,暗钉就被打飞,落入了形孤前方,额亦都灵机一动,捡起暗器,与大家过目。

形孤看到了钉子上的薄冰,言语道:“我懂了!”

鲁依智、额亦都、古沐琳、周继祖、肖三妹等人,听他说罢后,才得知其所以然。

原来,十二经脉打通后,体内内力倍增,尤其是英东修习之《风后八阵神功》,是天下至阴至寒的武功,所积蓄之内功,也都是阴寒之力。当中庭穴中钉之后,此内力,也随之前去保护,进而将其冰冻。

回想比武初始,英东就在不经意间,使用过此番寒冷的内力。众人却不知,《风后八阵》书中,早有记载,此乃是“八阵寒冰气”。

“莫兄说起来简单,能达到此种境界的,天下间,恐怕无有几人!”周继祖默默言道。

苏如烟的这门暗器,一向是百发百中,无人可躲,往日,不知挫败了多少英雄人物。今日在这擂台之上,居然败给了一个青年后生,疑惑不解中,也佩服对面的武学造诣。她定了定神,道:“英东少侠,小女子佩服,常言道,英雄出少年。今日得以领教少侠神功,确实大开眼界。”

“姑娘既然有承让之意,不如……”

“不忙不忙,如果少侠,能赢得了我的千波三重浪,小女子自然拜服离去。”

苏如烟言毕,又从袖口中拿出了紫、黄两条绫布,与刚才的“秋水千波”一起,攥在了手中。忽的言道:“看招!”

只见三色绫布,脱手后并排而出,直奔费英东而来。这一神功,发出后,如同天罗地网,将费英东罩在其中,三条绫布倏而分开,分别攻向英东的上、中、下三盘,英东避无可避,被三条绫罗缠绕全身,一时纹丝不动。

苏如烟不敢掉以轻心,没有就此收手。再次催动内力,让三条绫布急速收缩,英东感到,全身被布紧箍,介时苦不堪言。两人虽未有肢体接触,可内力的比拼却在进行,英东运气抵抗,如烟发力收缩。费英东当下,就想催动“十二经脉”之内力,可全身被缚,无法使出全力。

“哎呀!这位如烟姑娘,想必使出了杀手锏。不知费掌门可有破解之法?”周继祖言道。

英东浑身难受,虽欲挣扎,可身体难以自控。将要倒地时,看到了自己的布鞋外露,刹那之间,想到了“快、狠字诀”,于是气从脚走,凌空鱼跃,直直的撞向了苏寨主,因为他使用了两种要诀,再加,苏如烟正全力策动内力,这一下撞击,势难躲过。她眼见包着一团绫布的英东撞来,无可奈何,被碰倒地。而费英东,缠着三色布匹,一个飞身,与苏如烟撞个满怀,虽不是故意,可一头扎进了美人怀中。两人碰了个耳鬓厮磨、面容交织。

天仙一般的苏寨主,久在山中,不食人间烟火。二十年来,头一次与男子身体相接。瞬间,脸如火烧,低头含羞,只顾得自己女儿家体面,心中已全无比武之念。因此,三色彩绫也没了内力相佐,绵软松动后,就被英东扯开。

英东脑中,只顾此番比武的胜败,心中毫无其他念想。他见苏如烟娇羞不语,虽有些怜爱之心,可仍以对手相待。站起身来,与苏寨主保持距离,问了句:“苏当家的,可要再比?”

如烟姑娘侧低脸庞,含羞而言:“小女子方才言过,现在,少侠已经破了我的千波三式,就此服输便是了。”

袁子仁听后,宣布了费英东胜出,台下又是响亮的恭贺之声。

英东为表尊重,拾起了远处的紫色绫布,交还到了苏如烟手中,如烟退却不收,小声道:“这条‘织女坊’的绫罗,别处是得不到的,今日,颇感费掌门手下留情,这件饰品,就留给您做个纪念吧,以后,若有有闲暇,还请到海棠山上的素英园做客。”苏如烟腼腆而言。

英东客气了几句后,就见她轻挥衣袖,半遮脸庞,飘然下台。

十八寨的豪杰,除了白沙湾与老边山外,已经都有豪杰登台,看样子,袁子仁想力捧费英东夺锦,这时,能上台与之一战的,恐怕只剩下龚自悠了。费英东也整理下了衣衫,走到左侧擂台旁,侧身凝视,目光凌厉,暗示龚自悠上台。

青龙帮的帮主龚自悠,缓缓解下了外披的英雄氅,握紧了手中宝剑,一个“雄鹰展翅”,便跃入了擂台之上,两人之间,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,一触即发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